2017年8月4日星期五

關於我口中的“家鄉”


“家鄉”到底是什麽的一個存在和界定呢?

這個問題,每過一段時間,我總被別人問起,或自問。

我認真地思考了一下。

十歲以前,我沒有家鄉。因爲我一直就生活在我自小生長的地方。那是我的家,我還沒長時間離開過那裏,所以在那段童年歲月,衹知“家”,而不知“鄉”。

大概需要一點點的距離,才會有“鄉”的概念。小學五年級之後,我們一家從那個以“茅草芭”爲名的村,搬到了十多公里外,以陶瓷聞名遐邇的黑水小鎮。剛開始轉學水土不服的期間,常會被新同學和老師問:“你從哪裏來啊?”,我幾乎用一樣的答案回答所有人:“我從Sri Lalang來。”每每如此回答,總自覺又在改編老歌《蘭花草》:“我從鄉村來,帶著大茅草~”

那段時間我以爲,家鄉就是我到新地方之前所生活的地方。

2017年6月1日星期四

我最引以爲豪的家鄉——馬來西亞


“好羡慕你可以一直在臺灣生活,幾好一下!你畢業后一定會留在臺灣對不對?”黑鬼雙眼發亮地説到。

“哦?我畢業後一定會回去啊!”已經是N次回答同一道問題的我,有點不耐煩,料想得到對方接下來必定又是這一句:“有能力的都想離開了,你還回去幹嘛?!”

“因爲家在那裡啊,臺灣再美再好,都不會是我的家鄉啊”這點我很堅定,畢竟旅游和生活根本就是兩回事。旅游時的心態是輕快愉悅的,接觸到的事物皆是新奇,往往也能以較開闊地看待,但生活就不一樣了。你會發現,周遭所的一切,上至國家領導,下販夫走卒,都與日常生活與民生經濟息息相關。因此,對於這個國家發生的事,我們便無法輕鬆以待,同時,也會無視或忘了它美好的一面,甚至對它有諸多不滿。

如同黑鬼口中滔滔不絕的數落,不是數落我,而是數落那些名揚國際的,關於我們家鄉的事。例如:接二連三的政治醜聞、跌跌不休的匯率、飛騰高漲的物價,分崩離析的政黨聯盟等等等,每一項無不牽動著海内外公民的心,一點一滴地熄滅人民對國家未來的想望。

2017年5月31日星期三

寫作之情

  寫作,很簡單的兩個字,蘊含了多少智慧的醞釀。記得有次一位朋友問我:“要如何寫出一篇動人的文章來呢?”,我當下愣住了,若要文筆好的方法,不外是多讀書,多嘗試而已。但是,要寫出一篇動人的文章,應該有很大的學問吧!

  曾經為了賺取稿費強迫自己寫稿,可是寫出來的東西不盡人意,總覺得缺甚麼似的,少了感情,迷失 在寫作的初衷裡,金錢變成寫作的動力實在可悲,滿腦子想的都是錢,自然寫不出甚麼好東西。個人覺得,要寫出一篇動人的文章之前,必須熱愛生活,對生活有感 觸有想法,唯有感情豐富的人才能寫出感情豐富的文章。

2017年5月14日星期日

我親愛的娘親,母親節快樂!




妳是這麽一個人:總是把犧牲,當作付出;把忍耐,化作寬容;而生活中種種磨難與苦厄,練就了妳的堅强,剛毅,和不將就,讓妳一點一點地鑄造出偉大堅固的盾牌,足以抵禦狂風暴雨,驚濤駭浪,為孩子們闢守一處,愛的避風港。

人人都説“爲母則強”,但對妳而言,爲人母,何止變得强韌,就連心也越來越柔軟,越來越小,小到我的一抹笑容,一句閑聊,乃至一次久違了的牽手,都能讓妳感到無比溫馨幸福。

原來啊,内心再强大的女人,一旦成爲母親,那些鋼鐵般的性子,在孩子面前,都將軟化,化爲陪伴我成長路上,綿綿無盡的愛......

雖然,我們都曾兵荒馬亂似地磨合彼此的菱角,收不住鋒利的脾氣與情緒,刺傷因愛而生的彼此。所幸,我們都是習慣把愛説出口的人,所以那些衝突在每一句真心言愛的面前,都療愈了,都寬慰了。

已經好幾年沒有在家,陪妳一起度過生日和母親節了,但我多感恩有這麽一些節日,讓所有的距離,都無法把我們變得疏離,讓心與心,再次貼在一起;也讓我能夠不害臊地,再對妳說:

媽媽 我愛妳

媽媽 我愛妳


媽媽 我愛妳


親愛的娘親,母親節快樂喲!





2017年5月7日星期日

我讀《金剛經》




  好多人都說佛經是念給死人聽的,即使是從小生長在佛教家庭的我,也難免有此想法。

  記得那次剛開始誦經,冷風直沖沖吹進陰森的戶外靈堂,一幅幅橫的豎的輓聯被吹得胡亂飛舞,像是不甘被懸掛在鐵條上的靈魂,加上不時傳來哀慟的啜泣聲,使我急切盼著經典裡的一字一句能祥和周圍潛動著令人不寒而栗的詭異氣息,和傳說中肉眼看不見的「冤親債主」及「魍魎鬼魅」。

  說也奇怪,在法師洪亮的誦經聲帶領下,每每念到「得聞是經,不驚、不怖、不畏」慌恐顫動的心瞬間就被一股暖流環抱著,暫且得到安定,任憑冷風吹嘯,也只感到清涼;念著念著,忽然又發現,每一經句,好似一句句祝福,殷切祝福著離開和留下的人都能不驚、不怖、不畏地面對世事無常。

  那是我與《金剛經》初相遇。之後好幾次再參與助念,漸漸明白了,之所以會在喪事敲打法器,誦經念佛,除了超渡往生者得生善道,最重要的,還是為了度化在世者放不下的執念與牽掛吧。

2017年4月9日星期日

不忘 初衷




終究會明白......

寫作不是爲了點擊率,不是爲了得到獎狀,更不是爲了微薄的稿費,而是在於自我探索,療愈,與成全。

哪怕文筆不佳,哪怕筆力不足,哪怕只引起一人共鳴,就已經是最棒最好的鼓勵。

【不忘 初衷】


我對自己説。


2017年3月25日星期六

食游彰化:鹿港老街呷透透


鹿港老街是台灣環島之旅的第一站,淳樸的小鎮老街,讓我們感受到了台灣最親切熱情的人情味,一條老街就算不消費,單是試吃也絕對可以吃飽飽........而我在台灣生活了整整兩年多,卻在這裡終於吃到台灣有名的臭豆腐,遠遠聞到的一股臭味,沒想到經過油炸卻轉化成豆類微微的發酵香氣~


【烤大魷魚】
看起來很美味,但吃起來卻非常非常好硬,它的“韌性”幾乎到了足以製成輪胎的程度了!(不愧是“米其林”等級喲~)

2017年3月18日星期六

食游彰化:鹿港老街風華



    鹿港在清朝時期,曾是中國大陸移民中台灣最重要的港口,而鹿港老街更是那時的商業重鎮,在台灣有『一府二鹿路三艋甲』之說,指的是全台灣最繁榮興盛的除了當時首都府城台南外,便是鹿港了,接下來才是台北區的萬華。

    雖然鹿港最繁華的時代已遠去,她卻留下了寶貴的民俗文化與歷史資產,好比鹿港老街便是目前全台灣唯一保存最完整的清代閩式建築『古市街』。

2017年3月12日星期日

《長嬌回家》


因爲不想忘記您
所以將您復活
在我寫的故事里......



   「長嬌回家了」,在一遍又一遍的誦經念佛聲中,呼出滯存肉身的最後一口人間氣息。

   「從是西方,過十萬億佛土,有世界名曰極樂,其土有佛,號阿彌陀,今現在說法。」


    此時,擠了近三十人的小房間,只有梵語古律喃喃不絕,沒有激動哀嚎聲,連啜泣聲都是隱隱約約,似從遠遠傳來,又似在耳邊環繞,時有時無,聽起來倒像是在無際梵聲中載浮載沉。

遠渡南洋

      「這一整船人兜係出嫁到南洋的新嫁娘,偏偏妳就受不得坐船,同船長一下要求這個、要求那個,人家還郞講捱兜幾巴閉!這下好咯,妳一睡就係一個禮拜,好好一個人變成活死人,你要捱如何同何家人交待?」

       船晃得要緊,媒婆何仙姑的心也慌得緊,還有幾天船就要行到馬來亞,劉家千金再不甦醒,她不知要怎向何家人解釋,劉家在寶安縣可是大門大戶,數一數二的豪富門第,若是長嬌小姐有個三長兩短,不只何家會抓著她不放,恐怕劉家亦會派人找她算賬。

        是什麼讓長嬌的眼皮子沉得睜不開,她沒有一丁點力氣撐開眼皮,在海上漂了個把月,踩在船板的每一步都不踏實,起初幾天勉強能適應,帶來的糕餅吃完後,就算是平常看著家裡工頭吃的粗糧端到長嬌面前,邊吃邊吐,也逼著自己多少吃一些,才有活下去的氣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