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2日星期五

旅館那些事:謙謙便便

(圖片自網絡)

好久好久沒有更新部落格了,有些很熱心的讀者不斷地來關懷,問我發生了什麼事,為啥不更新部落格啦。。。我就在這裡統一回复吧~

我最近確實是好忙好忙好忙(因為真的很忙,所以說三次),期末報告一科科接踵而來(我才不會告訴你,我都是臨時抱佛腳),加上要賺我的旅遊基金,就到了學校的實習旅館工讀,這段期間大概是我入學以來過得最充實,最忙碌的了!這當然是好事,即能賺錢,又能順便消耗一下日益壯大的小肚肚(事實上它已經不小了)。

·

在旅館工作其實會比學校的其他單位來得需要勞動些,但怎麼都比外面正式旅館來的輕鬆與單純,不過依然能遇到形形色色的各種奇奇怪怪的人。雖然在面對時會欲哭無淚,啼笑皆非,滿是肚爛(老子自創詞),卻是很棒也很有趣的體驗,豐富了不少“人生閱歷”。

就比如那坨小便便。


它不大不小,不深不淺,看起來是很健康的顏色,有著濃而不烈,令人作嘔的氣味,小小的茅房困不住它存在的氣息。如果它是一個人,那它一定是一位謙謙君子,以不卑不亢的身態出現在這裡,卻難掩其溫潤的光澤,引人注目。

有句話是這麼說的:“有屎自然香,何必當風立”,非常適合套用在它身上。它的一切都是那麼地剛剛好,不多也不少,彷彿是不慎從肛門滑落人間,卻怡然自得地使人無法將它忽視。

它似乎不急著,也不想尋找它的來處,茅房外來來去去的人像是不知情一樣繼續忙碌著,誰也不知道是誰幹的好事,誰也當作沒事發生。

我不是屬於細心的人,神經大條得很,常常都會忘記和忽略一些事情,但,我還是發現了它。

是緣糞嗎?我也不知道,應該是吧。我猜。

我們凝視著對方,我心想:“我該拿你怎麼辦?”,恍若也聽到它隱隱約約的心聲:“你會拿我怎麼辦?”,生性樂觀的它笑了,我卻哭了。這時候忽然好想念宿舍裡默默幫我們打掃,維護環境衛生的清潔阿姨。

我的眼淚或許是因為見到它感到害羞,偷偷的跑到了我的胃裡興風作浪,再不將它安排去處,我隨時可能口吐白沫暈倒在它旁邊,這樣太丟人了!

不敢直視它,拿出一點點僅剩的理智和慈悲,一鼓作氣套上手套,將它輕輕的握在手中........

“再見,一路走好....”這是對它說的最後一句話,隨後按下按鈕,讓滾滾水流把它帶到另一個世界。

原本在胃裡翻騰的淚化作胃酸,連帶著昨天的晚餐與今天的早餐一塊傾巢而出,奠祭那坨滑落人間不足幾個小時便被我親自送行的謙謙便便。

幾番清理後,茅房好像沒發生過什麼似的,若不是空氣中還殘存著一絲絲謙謙便便的氣息,不會有人知道,曾經有一坨謙謙便便在此無聲存在過。不過應該也沒人會想知道,更沒人會承認自己誕生了它......


没有评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