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1日星期三

悲情演繹《釵頭鳳》




《釵頭鳳》原文
作者:陸游

紅酥手,黃藤酒,滿城春色宮牆柳。
東風惡,歡情薄,一杯愁緒,幾年離索。
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悒鮫綃透。
桃花落,閒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
莫,莫,莫!

  初識這首詞是在好多年前,一位旅居馬來西亞的歌手--蘇家玉的歌曲《花滿樓》mv裡看到。當時,我還不知道這首詞背後的故事,只被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八個字震懾到了!我可以了解蘇家玉以這首詞作為mv背景,除了帶出歌曲的含義,也道出南宋詩人陸游與表妹唐婉淒美的愛情故事。

  南宋時期,陸游二十歲便與唐婉共結連理,只可惜,當時觀念普遍認為女子無才便是德,陸游是個才子,唐婉不遑多讓,其文學造詣亦不在話下!所以,陸游的母親對這門婚事強烈反對,使盡方法,硬生生的把這對鴛鴦拆散。




  無奈呀,男有情,女有意,曾共結連理卻不能相守到老,海誓山盟之約成了無限懷念之憾。

  後來,陸游另娶,唐婉改嫁,表面上生活美滿,但是時時刻刻無不是在思念著對方。唐婉在一次的春遊之中,巧遇陸游與沈園,兩人相遇,心生澎湃,唐婉得到丈夫趙士程的同意後,派人送了些酒菜佳餚給陸游,為了致意,陸游在沈園內壁寫上此詞。
  
  封建社會,封建理念,兩人雖已分離,那份情愛怎麼離也離不了,“山盟雖在,錦書難托”正如情意綿綿,無從傾訴,只能化為一首《釵頭鳳》 。唐婉看了這首詞,惆悵悲悼,不久便鬱鬱而終,在死之前寫下另一首《釵頭鳳》。


《釵頭鳳》原文
作者:唐婉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
曉風乾,淚痕殘,欲箋心事,獨語斜闌。
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鞦韆索。
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
瞞,瞞,瞞!

  由此可見,當個才女除了要才華洋溢,還必須配合時代出生,想想,古代才女有哪個是覓到真愛並相守到老?絕對沒有幾個。蘇東坡的“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難自忘”正好可以比喻唐婉與陸游在分別之後的心境。雖然兩人並無生死之別,可不能相見與生死又有何差別?從未思念彼此,是因為從來沒有忘記對方,不曾忘記,又何來思念呢?
  
  沈園一遇,唐婉心中有數,這一別極可能再也不能相見,世情微薄,人情險惡,不易尋覓的愛情也因此好比綻放在黃昏的花朵被無情的大雨摧殘。臉上的淚不停地留了整夜,淚痕彷彿是憶起兩人分離時撕裂之痛的印記,想捎封信給陸游,可是封建禮教像一道牆把兩人隔開,不自覺連聲說出“難!難!難!”

  昨日的幸福美滿變成今天的兩地憂愁,對陸游的情意似乎已像是病魂一樣每晚來襲,徹夜難眠。這樣的情況卻無法對人傾述,甚至還怕人詢問,不管是淚流滿面,還是心思鬱悶,在面對人群的時候都必須強顏歡笑,瞞,瞞,瞞!

  封建禮教不允許這對鴛鴦雙宿雙飛,留下的,除了遺憾,還有一段淒美的情事。


                            寫於2011年7月24日6.45pm


後記:這是四年前寫的小品,原發布在【佳原@新浪博客】,現在看來雖覺得當時自己怎麼如此假掰(哈哈哈哈哈哈),不過誰又沒有過去呢?當時也不管遣詞用字到不到位,只管寫就對了,這種勇氣,真是令人懷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