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1日星期日

原來 你還學不會放手


原來  你還學不會  放手




沒人發現,你變得越來越喜歡看夕陽,
常常,你沉迷於夕陽的沉沒,
你說,這個過程,是耽美的,
那是天空的雲彩與西沉的太陽日復一日地告訴你:
日落了,日落了,
為什麼,你還不離開?

原來  你還學不會  放手





沒人發現,每每到海灘玩,你常常是停駐在淺灘,雙腳埋進濕潤的細沙裡,
任由海水,一波  一波,拍在腳踝,拍在腳背,拍在每一個感官知覺裡,
海浪看似離你很近,其實她正一步一步遠離你,你知道,那是退潮,
海潮早就習慣了大自然法則,在天遼地闊間輪迴著  潮起  與  潮落,
啪......啪......啪......
啪......啪......啪......
浪水湧上,又輕柔地後退,
彷彿是曾經的那雙手,撫摸你,讓你再一次感受失去的親密呵護,
這似乎向你勸說著:
浪退了,浪退了,
為何  ,  你還站在這裡。

原來  你還學不會  放手


沒人發現,你攝影的作品裡,有很多天空,有很多浮雲,
你好像想要挽留些什麼,卻什麼也留不住,
如同藍天裡的雲,飄  盪  不定,你無法教她恆久不變,
於是,你將之定格,一張 又 一張,一個剎那  又  一個剎那,
終於,你發覺了,那些定格的瞬間,便是永恆,
永遠只存在於曾經裡的  永恆。

雲去,雲來,
雲來,雲去,
不變的藍天,映襯著  萬變的浮雲,
演示著,無常。
好似在傳達著:
我已經走了,我早已走了,
為什麼,你瞳孔裡的映像,還停留在我離開的那一幕?


原來
你還學不會
放手

為何
你還學不會
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