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30日星期一

媒體&霉體



突然覺得自己還挺傻的,漂洋過海來到所謂媒體業最發達的國家,卻發現原來的想象是多麼的醜陋。一開始我是知道的,但沒想到這裡的媒體素質竟是如此的惡劣。

在我的認知里,記者可以不具備凜然的正義感,卻不可缺少中立與客觀的筆觸。記者扮演的角色就是觀眾/讀者的眼睛,盡可能地用最客觀的角度寫稿,不帶立場地把資訊和時事新聞呈獻給大眾。有八分的證據,才能說五分的話,因為話不能說得太滿,要讓被報道的事件,被採訪的人保留一些空間,滿了,就難以圓通了。

在我的經驗里,採訪是很謹慎的一件事,在有限的篇幅里截取受訪者所說的話,這短短的一句話絕對不能有失受訪者一整段採訪的原意,反之,若為了讓內容更加精彩,不顧受訪者原本想要表達的東西,或是可以誘導受訪者說出一些違反原意的話,對受訪者來說是一個非常非常大的傷害!

2015年3月8日星期日

食遊檳城:前進檳島



這一趟檳城食遊記,我參訪了好幾間名寺古廟,穿街弄巷尋找檳城最古早,最道地的味道,企圖用美食與美味,串聯起檳城美食地圖。名寺古廟是綿延檳城華人香火的最佳代表,而美食則是陪伴每一代檳城人成長的味道,他們記憶中共同存在的味道。

兩者之間看似沒什麼掛鉤,其實有著莫大的關聯。可以說,有華人落腳的地方便有香火,有華人停駐的地方也一定會有屬於華人的美食。兩者皆是追溯檳城發展的重要線索。

幾天的旅程,我拍了千多張照片,差點塞爆了相機,其中最多類型的照片除了美食,便是天空和海洋的。在檳城的時候,我喜歡用各個角度拍攝海與天,天與地。

2015年3月7日星期六

食遊檳城:食王(珍珠市)肉骨茶

參拜完百年古廟【玄天廟】,兩天一夜的北海遊也將近尾聲了。

離開北海前,吃貨哥帶我到一間只有在地人才懂的古早味肉骨茶,聽說這間肉骨茶曾被某報章評選為全馬來西亞必吃肉骨茶之一。因為不在旅遊區內,一般遊客即使心生嚮往,礙於人生地不熟,只能卻步,若非在當地人的帶路下,我想我應該也沒有機會嘗到這個讓我驚艷的肉骨茶吧!


據了解,“食王(珍珠市)肉骨茶”與開在其對面的“食王(檳城)肉骨茶”系出同門,兩家的關係似乎不怎麼好,而“食王(珍珠市)肉骨茶”的老闆因對食材與湯頭的堅持,保持一貫極佳的水準,甚至青出於藍,更得當地人喜愛~

2015年3月4日星期三

食遊檳城:福澤一方玄天廟


大山腳是檳城境內最大的一個市鎮。顧名思義即是大山腳下的一塊福地,為什麼說這裡是一塊福地呢?因為這裡有座歷史悠久,建於光緒12年,至今香火依舊鼎盛的玄天廟;而在廟旁及周圍街道聚集了許多古早美食,尤其是公共假期,或是春節前/期間湧進的人潮絕對把大山腳擠得水洩不通,相信是因此緣故帶動了地方性的旅遊發展,也讓古早美食深深地扎根在這塊福地。



香火鼎盛,裊煙不絕的玄天廟,其周圍的食客亦是絡繹不絕!

起飛


從馬來西亞到台灣,境外變成了境內,原本的國內也成了國外。
國家與國家之間通航著的,是飛行在1000多英呎高的飛機。




有多少人是乘著飛機,把鄉愁拉到3000多公里外的某個地方,對遊子來說,聯繫著兩地的不只是飛機吧,更強韌的航線可能就是故鄉與異鄉之間,某人與某人之間的掛念,和最誠摯的祝福。

2015年3月1日星期日

老師的祝福


今年收到最有溫度的紅包。

老師可能不知道,接到紅包的那一刻,我的眼睛濕濕的,嘴上的笑容是心中感動的漣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