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7日星期一

生命·列車

.

妳,還好嗎?
我,原來是這麼地想妳.....

從妳離世以來,我一直不敢放任我的情緒,其它人都以為我對於妳的離開看得很淡,很淡,我那時也是這麼以為的....可是,二十多年的祖孫情怎說放開就放得開呢?

今天是第53天,按佛教的說法,妳在49九天的時候脫離了中陰身的階段。在那49天里,好多人都夢到了妳,夢境中種種現象顯示妳在另一個世界得到解脫與自在,他們都很讚歎妳帶給大家的瑞相。包括我。

妳知道嗎,那次的夢境,臉帶微笑的你叫了我一聲“阿弟弟”讓我醒來後差點哭得不能自已。“阿弟弟”是妳對我最親昵的稱呼,也是妳躺在病床上唯一有反應的密語。那時候,美珍姐姐,雪芬姐姐,還有姑姑和我都站在妳的病床旁,不論我們怎麼叫妳都沒有任何回應,我原本抱著嘗試地心態在妳耳邊說“阿婆,阿弟弟來看你咯”,沒想到妳竟然很努力,很努力地發出一絲幾不可覺的聲音,擺動了一下頭,好像在告訴我,妳知道了,大家都在妳身邊。


請妳放心的在極樂世界享福,跟菩薩修行......
我,會過得很好.....


妳的住院,臨終,助念,後事,每一場法會我全程參與。姑姑贊我盡了做孫子的責任,她越說,我越心虛。妳疼愛了我二十多年,我可以回報的只有這樣,再多,也沒了。

我遺憾我沒有能力號召所有妳疼愛的孫子回家,對著妳的牌位獻上我們最後的祝福,用佛號護送妳到極樂世界享福。他們說他們沒空,工作的工作,在外地的在外地,讀書的讀書,考試的考試,有空的也說自己沒空了.......不當一回事。

師父叫我不要太在意別人有沒有孝心,情深也有緣淺時......就像這張前幾天在婆婆家門口拍的照片一樣,不管別人怎樣,或是曾經過往的黑暗,只要我們堅信妳現在所處在的世界是光明的,那就足夠了。沒有什麽事情,比這個來得重要。


師父說,生命就像一輛列車,一出世就握著未知的車票,成長的經歷是入世后車廂上的風景,人與人之間的相遇與情感緊扣往後人生際遇,說是註定,卻充滿變數,直到有一天終究要在各自的終點站下車,不由得你決定,車停了,人就必須離去.....

然後的然後,當然還有然後,妳是下車了,但同時也上了另一輛通往極樂世界的列車。


没有评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