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0日星期六

好酸的福氣......



一百大壽是你完成與一眾子孫們最後一次聚會的使命......隔沒多少天,妳像是鬆了口氣,身體接二連三發生狀況,入院了....


我覺得,有机会可以照顾婆婆,是晚辈们的福气.....

医生说妳吞咽能力衰弱,不能一口口的把开水往肚子里送,只能一滴一滴把水滴轻轻地滴在舌头和嘴唇的边缘,湿润妳长时间张开的口腔。像是妳小时候把我抱坐在那腿那样,一汤匙一汤匙的把粥往我嘴里送,一碗粥往往要吃上整个钟头,长大后我时常回想,是不是在对待最小的孙子的时候,妳都格外的用心和耐心?

病床上的妳令人心疼。生命究竟是什么模样,生活机能丧失,又该选择怎样的生存模式?把我捧在手心照顾的恩情,我却仅能以滴水报之.....

有机会可以照顾婆婆,真的是晚辈们的福气.....只是这样的福气,好酸,好酸。


没有评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