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8日星期一

幾度夕陽紅


我害怕說起這個故事,除了帶點靈異成份,更多部份對我來說是很感傷的。

我從框架跟窗戶之間的空隙,拍下這抹橙黃光彩。我不知道她在轻生的那刻,是否也看见了每天依循自然法则起落的夕阳,平常得不能再平常,却又是这么弥足珍贵的美景;如果她看見了,是否依然還會選擇以上吊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


也可能,她以為自己的生命如夕陽落下了,但不想到,夕陽雖落,卻有重新升起的時刻,以朝陽的姿態,照耀所有不堪的黑暗角落。死亡,顯然不能為她帶來真正的解脫,反被自己的執念困在這方寸之地,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重複著臨死時的所有狀態。

我覺得她是後悔的,朝著夕陽落下的方向,卻走不出門外的蜿蜒曲徑,一滴滴絕望的眼淚滴在走廊上;而我,在二樓的第一間房間內,望向小徑的盡頭樹影搖晃,對於前一晚的夢境還有些恐懼,夾雜著一絲絲的同情,與滿腔難以言喻的哀愁,坐看夕陽幾度紅。

這天的夕陽,極美。

没有评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