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31日星期四

《國峻不回來吃飯》/ 黃春明/洪蘭

注:黃春明的兒子黃國峻也是位作家,在三十歲的時候自殺;他的朋友,作家袁哲生也是自殺,在黃國峻自殺后的隔年。短短的一首詩,實在讓人看得心酸。






《國峻不回來吃飯》/黃春明

國峻
我知道你不回來吃晚飯
我就先吃了
媽媽總是說等一下
等久了,她就不吃了
那包米吃了好久了,還是那麼多
還多了一些象鼻蟲


媽媽知道你不回來吃飯
她就不想燒飯了
她和大同電鍋也都忘了
到底多少米要加多少水?
我到今天才知道
媽媽生下來就是為你燒飯的
現在你不回來吃飯
媽媽什麼事都沒了
媽媽什麼事都不想做
連吃飯也不想

國峻
一年了,你都沒回來吃飯
我在家炒過幾次米粉請你的好友
楊澤、焦桐、悔之、栗兒……
還有袁哲生,噢!哲生沒有
他三月間來向你借汪曾祺的集子
還對著你的掛相說了些話
他跟你一樣:不回家吃飯了

2014年7月28日星期一

幾度夕陽紅


我害怕說起這個故事,除了帶點靈異成份,更多部份對我來說是很感傷的。

我從框架跟窗戶之間的空隙,拍下這抹橙黃光彩。我不知道她在轻生的那刻,是否也看见了每天依循自然法则起落的夕阳,平常得不能再平常,却又是这么弥足珍贵的美景;如果她看見了,是否依然還會選擇以上吊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

2014年7月11日星期五

食遊新邦令金:【大東】手工花生&豆沙包



我喜欢蒸笼上冒着腾腾蒸汽的感觉,雾茫茫的炊煙溫潤空氣中的每個分子,飄逸著傳承三十多年的古早味。

新邦令金【大東】手工豆沙包和花生包的內料跟其他店家比起來沒有太大分別,可是我在拒咀嚼包皮的當下,就想像得到老闆用雙手長時間反覆搓揉麵糰的景象,揉出及蓬鬆又韌性的包皮。

儘管店址多次搬遷,食材價格上漲,但老闆娘已有數年不漲價,念茲在茲地想透過手臂的力度與手心的溫度讓食客在一咀一嚼間,感受開荒先賢們對生命的韌性和堅持。

2014年7月10日星期四

食遊新邦令金:【大東】流沙包



一度以為流沙包之所以稱之為流沙包,是因為這道包點源自中國流沙河一帶,也就是《西遊記》沙僧的故鄉,後來發現,以上推斷全是錯誤......不過想像中帶點神秘色彩,反而驅使我無厘頭的好奇心,一再窺探流沙包的究竟。

市面上好多號稱是“正宗”流沙包的店家根本是貨不對版,用玉蜀黍泥的內陷冒充鹹蛋黃製造出“爆漿”內陷,要不便是鹹蛋黃與其它食材的比例拿捏不當,臭腥得令人反胃。

食遊新邦令金:【大東手工大包】



老闆娘一臉憨厚的樣子,卻有一雙靈巧的手,把歲月的曲折都捏折成了漂亮的包口。我算了算,一共二十八折,而老闆娘的用心不僅如此,傳承三十多年的手藝一點也不偷工減料,因為“手工”二字對大東包店來說,從來就不是掛羊頭賣狗肉,吸引顧客的噱頭。

要多少工夫才搓揉出韌性與彈性兼備的包皮?又要多少心思才調配得出香味與肉汁四溢的內陷?即便是冷掉的大包,依然能夠在一口咬下的當兒,嘗到飽滿的肉汁!套一句《總鋪師》裡的臺詞:“要做出古早味,必須要有一個古早心”,我想,只有對傳統不變的堅持,一步一步不落步,才能讓顧客感受到古早味“穿越時光”般難以言喻的風味。

2014年7月9日星期三

《聽見下雨的聲音》-- 聽見雨中的愛情



一個狂風攜雨的晚上,看完這部電影,心中突然有這樣的感慨:“聽見下雨的聲音,聽見雨中的愛情;淒惋而美麗。” ;全劇終,狂風稍歇,雨也停了;屋簷的水滴,滴滴答答,在我的心裡,像是《聽見下雨的聲音》的餘音,縈繞心扉。

方文山說,很多人不喜歡雨天所帶來的不便,而他不介意,喜歡雨天可以讓人停滯腳步,留住行人,留住自己,來感受人與人之間奇妙的緣分。所以有了這部電影的雛形。

愈兩個小時的電影,如歌,如詩;沒有緊張急促的劇情,如主題曲所寫“簷下風鈴,搖晃曾經”,哪怕是這麼輕微的鈴響,都能驚動著過往的每一幕場景,更貼切一點,應該說“雨景”才對,因為所有牽動劇情發展的重要情節,幾乎都是在雨天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