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日星期一

芹菜燒肉



每個人都有專屬於自己記憶中的味道。

小時候因為家境清寒,沒有太多味覺上的豪華享受,每逢佳節,孩童時候的我們總是對神桌上的祭品虎視眈眈,想像著著從神桌到餐桌的過程中,怎樣才能夠蛻變成一道“節味”


一塊白煮肉·,一把芹菜,大火快速翻炒,撒點細鹽調味,既能成就平常難得的美味。現在看來雖然平凡,但是在物資貧乏的年代,足以堪稱“珍羞”。


晃眼,幾十載幽幽過去,神台上的祭品由葷轉素,從道教改信佛教,白煮肉再也不討喜,幸好一樣的芹菜香依然四溢著,只是搭檔替換成了燒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