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7日星期二

【大愛馳援菲律賓】正式截止啦!!!




118日以來,海燕颱風侵襲菲律賓已經超過一個月了。

台灣佛教慈濟基金會(馬來西亞)在灾後第四天(8/11)發動【海燕颱風毀家園 大愛馳援菲律賓】募心募款活動。日前已告一段落。

非常感恩這次有機會能夠為菲律賓災民獻一份力。不過我想,每個人都不希望上街頭,或是跟親友募款,不是怕面子掛不住,而是要募款,就代表重大災害發生。。。另一個國家的人民陷入水深火熱之中。。。

而這次的募款活動也讓我感觸良多。我不明白,爲什麽我每次街頭募款都碰上大風大雨,老天爺好像有意阻止志工們做好事似的。風雨一來,夜市人數大為減少,每個人腳步匆忙趕著避雨,經過我們面前,還來不及聽完那句請捐款幫助菲律賓災民便疾步走過。

2013年12月14日星期六

文章分享:《全家福》/許裕全


(許裕全著作《從大麗花到蘭花》封面)


辦完母親後事翌年,老家已蛀蝕不堪。租賃的外勞開始怨懟,說聽見白蟻大軍咔嗞咔嗞啃噬屋樑天花板的聲音,那聲音在夜裡被無限放大,直撩心底煞是恐怖。

若說屋子有靈有性,住久了感情生根萌芽,懂別離,更懂思念父母親。父母親一走,那些磚瓦板牆幾度風雨來去後,怕是哪一天相思成災再無法消受轟然坍塌,一併跟隨雙親腳步消失不見,也在情理之內。

文章分享:《牽手》/許裕全


“照顧母親經年,那是第一次讓她在那麼長的旅途中沒有牽著我的手,這莫名擔憂又油然而生。母親的單人旅程,是離去也是歸途。但彼此深情緣份一場,總有一天,我們還是會相聚的。”(圖片自網絡,本博客加以修圖)

醫生從白簾布裡退出來,說:留一點時間給你們家屬。

當時猜不透那是甚麼意思。後來才知道那是醫院的標準作業程序,當救治無效,身為家屬的我們擁有約莫十至十五分鐘的私人時間,在被圍起來的白簾布內,和母親好好相陪一段,好好說再見。

文章分享:《陌生人》/許裕全


“我想這就是緣份吧,我曾經抱過他,嗅聞得到他身上的體味,當一切隨緣,陌生路人誰成全了誰已不重要了。”圖片自網絡:彩繪希望/2008年第二屆得獎作品 佳作獎【愛,擁抱了我】)


3年前的舊事。

父親去世後,原先在百度里花園獅子會洗腎中心的空位就留給了母親。

這確是值得高興的事,因為僧多粥少,腎友候補名單落落一大串,加上母親癱瘓,算是特殊病患,中心護理小姐雖表示同情,但委婉相勸,拒收的理由不外乎人力短缺,無法特別照護母親等等。我可是近乎哀求拍胸脯保證絕不添加麻煩,凡手臂插管以外的事,無論餵食蓋被,嘔吐清理,都不假手他人,他們才勉為其難把母親的名字填入候補名單。

2013年12月13日星期五

《给你,给我》

照惯例,每年这个时候,我只想保留给自己,一个人,听一首歌,写一篇博文,纪念过去一年的自己,祝福未来的自己。

那篇在19岁生日凌晨写得博文继续躺在新浪博客里,我不打算把它搬过来,因为它代表着一段曾经,那个晚上,18岁的我眼睁睁地看着18岁在秒针流逝,接着是19岁。曾经就是曾经,变成不了现在,所以《再见了,十八岁》就让它在曾经里鲜明吧。

那篇在20岁生日当天写好的短篇小说,被我藏在硬碟里的某个角落,一篇小说从19岁跨越到20岁,从少年跨越到青年。我很自私的不跟任何人分享,那好像是我内心深谷开出的小花,每年在这个时候探出头,欣赏她在回忆中摇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