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2日星期二

【日誌】 - 2013年11月12日



时间越是逼近,内心越是不安;


又一次站在刑场,你不知道接下来收到的是特赦令,抑是死刑通知书......

因为曾经重重的跌了一跤,让你更害怕坠入失败的深谷,

雨过的午后,你在被窝里嘶喊的悲怆,仿佛历历在目,深刻得让你在午夜梦回惊醒时,还会心疼自己,然后鞠一把泪,继续进入梦乡,去做下一个未知的梦。

那一次,你怨天,怨地,怨每一个不曾祝福你的人,怨命运再给你一线曙光后,却将整片乌云覆盖在你身上。你试图伸出手拨开厚重的乌云,寻求一丝丝曙光的线索,掀开被窝,白昼已去,夜幕降临。

或许在这条路上,你是一路顺遂的,还有旁人的羡慕装饰你的风光,由一开始走得小心翼翼,后来步伐渐渐轻快,忘了路上仍是布满坑洞。

蓦的,一个失足,就把你跌个粉身碎骨。

你趴在坑洞里,惶惶不安,不知道这个黑夜还要多久才能盼来白昼,左顾右盼周围的人,他们的转化成嘲讽,你之前的计划早变成他们茶余饭后笑话。

能说绝望吗?多么沉重的形容词啊!虽然还有最亲密的人用温暖包扎的伤口,但,自己跌的倒,终究得自己爬起来。

要从容不迫,还是慌忙紧迫?你选择了后者。

时间,让你适应在兵荒马乱的窘境安定下来,在朦雾里寻觅出路。

你再也不害怕别人的目光,只是偶尔一提,层层涟漪便在你的心里激荡涟漪,然后你再也不去直视他们的眼睛。你知道你没有错,没有必要向任何人解释什么,那些人的嘴舌也影响不了你的生命,不过伤疤总会隐隐作痛,提醒你,那段不堪。

你宛若惊弓之鸟,经历过一次惊心动魄,一点风吹草动就能让你惊慌失措,惊恐万状地立刻躲回防空壕里。即使本人站在对方面前,心,早隔绝外界一切。

你仍旧学不会泰然自若地面对顺逆境,虽然很孬,步步惊心地决定下一步该怎么走。至少,你知道,凡事要做好最坏的打算,最糟糕的设想,为下一次未知的伤害建起防护墙。



没有评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