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日星期日

在《父母恩中难报经》之前...

  隐约有一印象。。。

应该是孩提时的记忆,从小就不喜欢坐婴儿助行车,如果有得选择,我会吵闹着要大人抱,首选对象,别无他人,正是我娘亲。


不晓得那时是几个月的婴儿,只记得我很喜欢母亲的怀抱,嘟嘟的脸蛋,磨蹭在母亲颈项与胸部间,用肌肤碰触肌肤,呼吸母亲独有的味道,淡淡的肥皂味,掺杂着点点的汗味。


把耳朵贴在母亲的胸口,表面上在听着母亲规律的心跳声,其实小小年纪的我已懂得,聆听母亲的心声。“怦怦,怦怦,怦怦”固定的,好像在诉说着:“佳原,佳原,要乖乖哦,不要哭,不要闹,妈妈在这里”,再浮躁的情绪,也都会平复下来,闻着熟悉的味道,听着用心发出的摇篮曲,渐渐睡去。


不知何时,母亲再也抱不动我了,怀抱应该身躯的大手渐渐转握着渐渐长大的小手,岁月催人老,如今,小手变成了大手,大手变成了老手。聆听心跳的亲密,蜕变成掌心与掌心紧握的温度,涓涓亲情,沉言默语中,长流不断。



一步,一幕,恍然之间时光穿梭到父母恩重难报经的演绎现场,台上演的,是台下许多人的遗憾,台下看的,是台上苦练了半年的圆满。


看着演绎,想着回忆,看着想着,泪就飚了。第一次,受访的哭,采访的也跟着哭,不为什么,只为那分真情,那份真意,那分久违了的感动。




没有评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