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9日星期日

我姐的宿舍。。。

我姐这几个月的鬼运还蛮“亨通”的!先是答应了跟着我的“鬼菩萨”诵念地藏经,搞得自己被“她”的业障拖垮走霉运,后来最近搬进这间宿舍,又发生一连串灵异事件~只能说,很幸运~哇哈哈

大家还记得我上一篇灵异餐厅的事件吗?这件事跟那件事发生在同一天,我们从餐厅离开后,就直接去到我姐的宿舍过夜,隔天再离开KL。

我一梳洗好,我姐和他的室友就在房间里等着我,想要我跟他们说我遇到的鬼故事,超级八卦的。。哈哈。。

2013年9月12日星期四

灵异餐厅(2)

前文提要:視線從牆壁轉到墨黑的空間里,一個個“人”臉突然浮現,不是真人,是透明的形體,我整個大傻眼!OMG,這些“人”的穿著打扮,簡直跟樓下照片的一模一樣,一個個身穿峇峇娘惹裝,有大人有小孩,有個小孩還穿西裝陪短褲,可能那個年代很流行吧。我在打量“他們”的同時,他們也在打量我.............


那一群“人”真的把我吓到一愣愣了,全部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估计他们也知道我看得到他们,而且对于我的态度可能有点不悦了....愣了一会儿,频频尿意才提醒应该要诈傻,找厕所才对!我习惯性上楼梯后就往右边找厕所,却没有注意到,这间餐厅的厕所就楼梯的斜前方,灯光昏弱,没仔细注意还真的会直接忽略掉。

我转过身,往厕所走去,心里是很不安的,总觉得很多道目光盯着我的背影瞧,以我遇鬼多次的经验,我知道我不能表现出害怕的样子,最起码要故作镇定,若无其事。我拉开厕所门,进去里面,好不容易要松一口气,我的手才正要伸出去关厕所门,还没碰到门时,那道门好像被人从外面推了一下......

靈異餐廳(1)

這件事情發生在最近,大概是上個星期。

我跟我媽到KL辦點事,晚上就約我姐出來一起去茨廠街走走,大概快要逛完的時候,我姐就提議茨廠街附近有一間不錯的,又很有復古氣氛的娘惹餐廳,要帶我們去見識下(不便公佈餐廳名稱啊,請見諒)。

那天我們到的時候大約是八點多左右,兜兜轉轉才發現那間娘惹餐廳其實就在紫藤附近。餐廳光線昏暗,裏面的裝潢的確是很復古,牆上貼滿各個年代的照片有將軍的啦,結婚照啊,先人遺照,等等等,整個風格就像6/70年代標準娘惹住家的風格。我們就選在一進門右邊靠牆的圓桌坐下。

所有的悲伤总会留下一丝欢乐的线索,所有的遗憾总会留下一处完美的角落。




所有的悲伤总会留下一丝欢乐的线索,所有的遗憾总会留下一处完美的角落。

幸福在于理性而热情地生活。



















幸福在于理性而热情地生活。

微笑拥抱每一天,做像向日葵般温暖的女(男)子。


















微笑拥抱每一天,做像向日葵般温暖的女(男)子。

2013年9月6日星期五

居鑾首演《父母恩重難報經》 盪氣迴腸揚孝道


撰稿:何佳原




  “父愛似朝陽,母愛好連天” 居鑾開埠史上第一部手語音樂舞台劇——《父母恩重難報經》,八月三十一日及九月一日連續兩天在居鑾中華二小綜合冷氣禮堂盛大舉行三場公演。而慈濟居鑾聯絡處更是首次動員一百八十四位志工同台演繹,吸引約觀眾兩千三百位觀眾一起感念父母恩澤,將行善行孝要及時的觀念在本土社區推及更廣。



·闡釋孝道真諦     導正社會風氣

  “花開花謝幾度秋,滾滾江水向東流,人間世代新換舊,唯有那父母對子女的真愛啊,天長地久至死方休。”雖然自古以來,父母與孩子之間的親情任憑時代更迭,都無法被取代,但是在風氣日益薄的社會,卻漸漸冷落了下來

  對此,受邀出席的上素下德法師感慨道:“現在的社會好像已經沒有道德觀念了,做父母親的過分溺愛,讓孩子沒有感覺到親情的重要,不懂怎樣去感恩。”而這個經典恰恰為年輕一辈上了一課震撼教育,把艱澀難懂的經文,轉變成人人易懂的戲劇,上演人生百態,讓觀眾返觀自照,產生共鳴,進而喚醒良知,感父母之恩,報父母之情。

2013年9月4日星期三

2013年9月1日星期日

在《父母恩中难报经》之前...

  隐约有一印象。。。

应该是孩提时的记忆,从小就不喜欢坐婴儿助行车,如果有得选择,我会吵闹着要大人抱,首选对象,别无他人,正是我娘亲。


不晓得那时是几个月的婴儿,只记得我很喜欢母亲的怀抱,嘟嘟的脸蛋,磨蹭在母亲颈项与胸部间,用肌肤碰触肌肤,呼吸母亲独有的味道,淡淡的肥皂味,掺杂着点点的汗味。


把耳朵贴在母亲的胸口,表面上在听着母亲规律的心跳声,其实小小年纪的我已懂得,聆听母亲的心声。“怦怦,怦怦,怦怦”固定的,好像在诉说着:“佳原,佳原,要乖乖哦,不要哭,不要闹,妈妈在这里”,再浮躁的情绪,也都会平复下来,闻着熟悉的味道,听着用心发出的摇篮曲,渐渐睡去。


不知何时,母亲再也抱不动我了,怀抱应该身躯的大手渐渐转握着渐渐长大的小手,岁月催人老,如今,小手变成了大手,大手变成了老手。聆听心跳的亲密,蜕变成掌心与掌心紧握的温度,涓涓亲情,沉言默语中,长流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