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4日星期六

事情是这样开始的......



今年3月31号(星期天),应该很多人都在那天去扫墓吧?!我家也不例外。

在前两天,我就知道我星期天是不能去扫墓的,会冲煞到我的生辰八字,大煞四方,可能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所以最好还是乖乖呆在家里。


就在前一天晚上我跟我爸提起的时候,我爸完全不当一回事,虽然他相信鬼神之说,也能看得到一些鬼魂,但对于风水就时信时不信,他觉得没什么事情比去扫墓还重要,一定要我们全家出席,一个都不能少,就是这么霸道的一个人,就算我跟他说我隔天是不能去扫墓的!生肖,生辰八字全部都冲犯到。


在被“强迫”的情况下,我只好装作百无禁忌,不管凶吉宜忌,相信我太公太嬷和公公应该会保佑我这个可爱又讨人喜欢的孙子吧(自恋一下~)


当天凌晨我们就出门了,到居銮中华义山的时候将近六点,因为长幼有序,所以先去扫我太公太嬷的墓。6点看起来还是黑麻麻一片,我们前后左右,可以说是整个中华义山都挤满了人潮,开始祭拜祖先,鞭炮声啊,吵杂声更是不绝于耳。完全感觉不到一丝丝“阴森”的氛围,感觉上人还多过鬼,阳气旺盛啊!


(忘了跟大家提起,我其实有遗传到一点点我爸的基因,不是时常能够看到阿飘,只是偶尔偶尔看一眼罢了,也没有很清楚,顶多模糊的影子罢了~)


言归正传,扫完我太公太嬷的墓,正要前往我公公墓地的时候,我突然想要尿尿,附近坟场根本没有公共厕所,就算有我也不敢上(坟场的公厕阴气一定很重),就叫我哥驾摩多带我回sri lalang的婆婆家上厕所。当地人都知道,sri lalang和居銮中华义山之间隔着一片油棕芭和橡胶园,如果扫墓不想走大路塞车,可以走这条小路。我和我哥当时就是走这条路小路回sri lalang。


我们先经过油棕芭,左手边还是坟场的边缘,右手边才是油棕芭。加上路边有park满了车,那条路还是几个有人走动的。你们或许没有想过,有时候我们自以为看到的是人,其实他们都不是人。。。走那条路还不到20秒,我就看到我右手边一整排的其中一棵油棕树下,站了一个白色衣服,长头发的人,看得不是很清楚,一心想要“解放”的我,没想酱多,以为有一个人尿急,就在树下尿尿。


如果你也这么以为,那就太天真了!当我们的摩多过了那个油棕树,那个白色衣服的人,马上出现在前一棵树,过了前一棵树,又出现在下一棵树!速度比“飘”还快!我那时才知道那个一定不是人类,也不是我眼花,一定是遇鬼了,连看都不敢看,兵荒马乱,闭起眼睛来念“文殊一字咒”,祈求菩萨帮我辟邪,甩脱那只鬼!念了一会儿,我睁开眼睛来看,那只鬼竟然还重复出现在不同的油棕树下,好像跟定我了!


原本短短两三分钟就可以穿过的油棕芭,感觉上走了十几分钟还走不完,一条路怎么好漫长啊,而且那只鬼的形象也越来越清楚,我看到她是个女的,长发及腰,遮住了脸,白色的长袍,双脚悬空,没有着地!他妈的,我已经怕到不知道怎么办好了!俗话说得好眼不见为净,索性闭着眼睛,口里念菩萨圣号。



过了一阵子,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们已经走过橡胶园,前面路口就是sri lalang,而那只女鬼不知所踪了。松了一口气。菩萨还是很眷顾我的。


现在想起来,心有戚戚焉。之后,我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情,一来怕大家说我神经病,幻觉之类的,二来就是我完全不敢再去回想之前所看到的一切,这毕竟是我第一次,长时间看到这么立体,真实的鬼魂!


回到家,我以为一切都没事了,不过后来才发现我小看了那位女鬼的能力,菩萨是帮我甩开她没错,但是她仍然照着我回家的路线,慢慢的往我家前进.......



*今天先写到这吧,我的头开始痛了,应该是“她”可能对我写出来有点点不满。。。


p/s:以上我描述的形象全部属实的,虽然和大家鬼戏里看到鬼的形象很雷同...

没有评论 :

发表评论